鸣门卷🍥

这个逼装不下去了

【曙光】第十章

末日未来设定军校佐助鸣人人设
热烈庆祝十章达成!我晚上会再更一章!
从今往后就是我三位男神的主场了,其实把他们三个凑起来是我的私心嘿嘿。
村长果然都是下发任务的存在呢。
鸣佐这个时间段的感情问题会变成番外更新,正文里只会更剧情,毕竟是剧情流的文,他俩感情会在10.5、11.5、12.5这样的存在。
以上


3,
“鸣人,去看看佐助吧。”卡卡西翻着自来也留下的亲热天堂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么久了你还没去看过是吧。”
“是。”鸣人低着头,手中不断尝试着聚集查克拉的训练,即使他躺在床上双腿的肌肉不受控制,他也不能停下训练。
“你不去?”卡卡西将书放在腿上,这个结果出乎他的预料,他以为鸣人只是不好意思劳烦别人而已。
鸣人手中的查克拉因为一丝的分心而消散,他苦笑道:“我去了怎么说,我太弱了拖累他了。”
“那个时候我几乎是大脑放空,身体都不听使唤了。”鸣人会想起那时,一阵胆战心惊:“他若不是为了救我,也不会躲不开那些长针的。写轮眼可以预判长针的方向从而躲过,而我却拖累了他。”鸣人越说声音越低沉,他想要避开这个话题。
“一直躲避下去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卡卡西的眼睛柔和的眯起,微笑着说:“而且你并不是没有能力。”
“嗯。”鸣人终于抬起了头,他只是需要别人的一句肯定的话而已,越乐观的人心里就越发的空虚,鸣人在练习的时候其实想了很多。
佐助是他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即便是自己一直跟随自来也学习,还是跟不上佐助的脚步。佐助他看不起自己,鸣人一直都知道的,他是吊车尾,因为他一直看见的,只有佐助的背影。
鸣人鼓起勇气,他的腿已经恢复的可以下床走路了,试探性的踩了踩地确认了自己腿无碍之后,鸣人站了起来。
他想去找佐助,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
“去吧。”卡卡西将典藏版的亲热天堂合上,微笑的说道:“他已经醒了,在二层的最后一间病房。”
鸣人在第一层,仅仅是一层楼的距离,都让鸣人觉得漫长。他的腿还没有完全恢复,每走一步都有撕裂的疼痛感,鸣人咬着牙,强忍着痛意,装作自己没有任何情况的样子一步步的走向佐助的房间。
卡卡西跟在后面,他并没有去帮鸣人,鸣人也的确拒绝了自己的帮助。
“佐助…”鸣人扶着墙,靠在墙面上喘着粗气,纲手说他的肌肉只是拉伤,但只有他自己才能真正了解自己身体现在的情况。
超负荷的运转身体,会对身体造成严重的损害,他的骨缝甚至都在颤抖着,脚心抓地都会产生抽搐感。
冷汗直冒的鸣人推着墙壁站直,离佐助只有几步只遥的距离,他必须调整好自己。
鸣人用袖口胡乱的擦了汗,将痛苦的表情抹去,微笑的敲开了佐助的门。
“佐助,我进来了。”
鸣人拧开门,只见佐助靠在柔软的靠垫上看向窗外出神。佐助的脸上还有擦伤的痕迹,纱布裹满了上身,鸣人望着佐助的身影深吸一口气,平静地说道:“佐助,对不起。”
佐助一愣,终于转过身看向傻傻的站在病床前道歉的鸣人。
“为什么道歉?”
佐助的声音有些沙哑,鸣人激动地说道:“因为我你才受伤的!我总是拖后腿,对不起。”
佐助被他突如其来的说辞有所惊讶,但表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你本身就是吊车尾。”佐助忽然笑了,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笑。
心中的阴暗像是消失了一般,鸣人看着佐助的浅笑出神。
他从来没有感觉到佐助笑起来原来这么好看,因为佐助总是绷着一张脸,一副老成的样子,喜欢独自解决所有问题,而且总是站在他的前面。
即使佐助此时说他是吊车尾,鸣人都觉得值得了。
“为什么那个时候要救我。”鸣人苦笑道,“你分明可以躲开的。”
他想知道佐助的回答,即便是最坏的结果,他都愿意去接受。
“因为身体就是会不由自主的动起来。”佐助别过头,闹别扭一样的说着,像不想承认事实的感觉一样。
答案让鸣人出乎意料,此时的鸣人甚至想要欢呼出声,紧紧的拥抱佐助。
眼泪流过脸颊,鸣人发觉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连忙用袖口抹了一把,就怕佐助看见之后笑话他。
“你有没有觉得,咱们两个挺像的。”
窗外挂进一阵微风,带起佐助墨色的发丝,即使从鬼门关前走过一趟的他却没有丝毫的改变,肤色略微发白也没有使他的容颜逊色几分。
鸣人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
他们两个,只需要一个相互了解的契机吧。
早早就站在门外的小樱端着托盘,静静的站在门外。此时此刻的气氛使她无法插足入内,两个人的羁绊是她所可以肯定的。
一个人,一个人和一个人。
三个人一同长大,彼此之间都是最了解彼此的人。她知道鸣人喜欢她,而她的心全部用在了佐助身上。
她对鸣人做过许多不可原谅的事,对佐助却是百般的耐心。无论他怎么无视自己,怎么嫌弃自己,她都可以耐下心来。
可她渐渐的开始问自己,佐助为什么吸引她,她为什么要为他付出这么多。
小时候的她,仅仅是因为佐助又帅成绩又好而喜欢,但此时,她已经成长了,所期待的不再是那样片面的追捧和敬仰,她渴望得到爱。
三个人的心态随着年龄悄悄的改变。鸣人不再是儿时那个总是给三代目火影和伊鲁卡老师惹麻烦的问题儿童,不是那个只会考倒数一无是处还总是向佐助挑战的人。佐助不再是那个行为举止上幼稚故作清高实际上及其较真的宇智波少爷。小樱也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会,默默看着两人离她越来越远而无能为力的少女了。卡卡西站在门外,拍了拍小樱的肩让她进去。
小樱微笑的走了进去,将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给鸣人搬了一个椅子。
两人敞开心扉需要一段时间,然而不着急,属于他们的时间还很长。
卡卡西腰间的铃铛清脆,他也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佐助床边。
“怎么样了?”卡卡西问道。
“还好。”佐助又恢复了冰冷的表情,冷漠的说道:“不疼。”
“别硬撑着啊。”卡卡西调笑一般说道:“两个人都是。”
鸣人的腿被床遮住,床后的他双腿微微颤抖,面上却不漏丝毫的痕迹。
小樱注意到了鸣人的状态,担心问道:“鸣人你还好吧…”
“没事没事!”鸣人打哈哈的说道:“我们任务失败了,纲手婆婆没有生气吧?”
“这个任务已经重新审核了评定等级为s级,已经不需要你们去做了。”卡卡西撒谎了,任务登级仅仅是评定为A级,由三名中级军官前往,他这么做只不过是让他们安心罢了。
“师父说让你们先养伤,等伤好了有重要的任务。”小樱点点头,举起拳头说道:“要大显身手!”
“卡卡西,我有些事要问你。”佐助沉着脸,卡卡西就知道了他的心思。
“你为什么会有写轮眼?”佐助疑问道:“宇智波的写轮眼竟然对你没有产生排斥。”
“这个啊…”卡卡西犹豫了一下,将遮挡着眼睛侧歪戴着的船型帽摆正,摘下了自己眼睛上的黑色绑带。一只血红色的三勾玉写轮眼赫然呈现在几人眼前。
“我答应了一个人,替他看这个世界。”卡卡西摸着左眼上的疤痕,无奈的说道:“这是…他的遗物。”
丛林中,三名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惬意的走在危险性极高的野外,黑袍上绣着红色的云纹,正是和卡卡西他们发现的金属手提箱上面的一模一样。
“阿飞,你不要四处乱跑。”迪达拉无奈的说道。他们几人的行进速度太慢了,再这样下去会赶不上时间,他的艺术制作还需要大量的构思。
“诶呀前辈,你不觉得这么很好么!”带着橙色螺旋样的面具的阿飞用惹人发笑的声音说着:“这里很凉快哦!”
“我觉得你呆在组织的地下室也很凉快。”蝎说道:“可以的话希望你闭上嘴。”
“不要啊…好不容易出来一次!”阿飞撒娇一样的说着:“因为我是见习人员所以都不派给我任务的,这次终于让我感觉一下前辈的风采!”
“随你随你。”迪达拉嫌弃的说道:“爱怎样怎样,一会儿不要妨碍我的艺术创造。”
“哦!前辈万岁!”
阿飞左探探右摸摸,像是个第一次出门旅游的孩子。
“他这样像个傻子,他怎么进的组织啊?”蝎无语的说道:“我不认识他。”
表面上来看,阿飞的举动的确丢人,迪达拉认同的附和点头。实际上,阿飞在寻找周围的蛛丝马迹,被动物踩断的枝叶,被水打湿的花朵,木头上的刻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阿飞的右眼处,三勾玉写轮眼静静的在面具之下。
“离音隐还有多远?”迪达拉头疼的问道, 他们的车在半路因为他的艺术被炸,几人只有徒步前进的办法前往音隐。
组织给他们的任务是去消灭大蛇丸,上一次大蛇丸背叛,佩恩亲自动手却也让他给趁不注意逃走了,这次居然有消息称大蛇丸竟然将组织的机密信息泄露给了木叶,佩恩大怒,要求他们立即解决大蛇丸。
“还有大概几百里吧。”蝎苦恼地说:“你们真会惹麻烦。”
“那咱们抢一辆车咯。”阿飞开玩笑似的说道:“可是再炸就没办法了啊迪达拉前辈。”
“你对我的艺术有什么不满么!”迪达拉几乎是咆哮出来,震的阿飞一阵头晕。
“闭嘴吧,这里很接近木叶塔城,应该会有出任务的,看看能不能凑上。”蝎指着地图上标注着木叶的红点说道:“不过木叶最近派出的队伍越来越少,也没有办法。”
“我觉得咱们可以速度快点,我有非常好的预感呢前辈!”阿飞指着前方木叶的方向说道:“我的预感!”
“我希望你可以稍微闭一下嘴,或者降低音量。”蝎的指尖微微一动,他的身后奇妙的出现了一顶机枪对准了大批靠近的丧尸。
“丧尸么!”迪达拉将手伸进黏土袋里说道:“都怪你阿飞!”
“关我什么事哦…”阿飞小声的嘟囔道:“明明前辈的声音比我还大。”
“什么?!”迪达拉跟阿飞的互动简直就是对蝎的折磨,他的食指微微弯曲,后方的机枪竟然凭空开火扫射接近的丧尸群。
迪达拉的起爆黏土被他自己称之为艺术,黏土经过手心的能力转化为炸弹一般的物质,组合成一个个蜘蛛的模样向远方的丧尸爬去。
只见蜘蛛扒上了丧尸的身体,迪达拉骄傲的伸出剑指大喊一声:“爆。”
木叶的总指挥塔立刻反应出西南方向有巨大的查克拉反应并产生肉眼可见的爆炸升腾,感知水球在空中漂浮着产生剧烈的震动,山中亥一盘坐在巨大的水球前感知着那里的情况,在木叶的监控覆盖不到的地方,感知型能力者的探知能力极其重要。
奈良鹿久站在亥一的身边,问道:“什么情况。”
“是新人类,三人被丧尸围住了。”亥一紧闭着双眼说道:“爆炸使他们造成的。”
“哪里的。”秋道丁座雄壮的身材站在正在分辨的亥一身边问道:“音隐?”
“不…这手法…”亥一抬起头看向鹿久说道:“s级叛徒迪达拉。”
“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木叶的范围内,难道是为了袭击木叶?”丁座疑问道。
鹿久反驳道:“不会,他们若是想袭击木叶就不会在离木叶这么远的距离露出马脚。”
“的确,他们前进的方向也不是木叶。”亥一疑惑道:“他们为什么用走的。”
“怕是没有代步工具吧。”鹿久点上一根烟说道:“迪达拉的爆炸能力。”
“要出击么?”丁座问道。
鹿久思考一番,说道:“向火影塔汇报。”
“他们前进的方向怕是音隐村。”亥一将伸向水球的手放下,水球的震动已经停止证明西南方向的查克拉反应已经停下来。
“迪达拉?他怎么在这里。”纲手将手头的文件放了下来,问道:“还有谁。”
“其他人没有透露能力,其余的只有机枪的声音和爆炸的声音,能收到的查克拉反应只有爆炸,根据判断是岩隐S级叛徒迪达拉。”山中亥一的面容出现在视频通话中,纲手头痛的说道:“方向呢?”
“音隐。”亥一言简意赅的问道:“要出动小队跟踪么?”
纲手将思考了一番,双手交叉道:“派卡卡西临时小队前往。”
“明白。”静音点点头,向门外的联络室走去。
纲手又嘱咐亥一道:“严密监视,若是有一丝一毫动静务必注意。”
“出动?”宁次正穿着道服站在日向家的道场上训练,雏田便跑了过来传达信息。
“是的,卡卡西老师正在门外,紧急任务。”雏田将宁次的终端机拿在手里递过,紧张的说道:“任务审批已经下达了,要求宁次哥哥即刻出发。”
宁次接过显示着任务要求的终端机,奈良鹿丸以及游女志乃已经确认了任务,只有他还没有点击接受。
宁次看着红色的A级任务章说道:“我知道了。”
这个任务上次的接取人是卡卡西带领的第七班,两名上忍带队结果仍然是两重伤。宁次将乌黑的长发高高束起,穿上一身野战装备。
绝对不能轻视这次的任务,这次这么突然的出动定然是有什么紧急的情况出现。他们三个的能力实际上并不能很好的配合,但让他们一起出动定是有隐藏着的目的。
宁次将高筒马丁靴穿好,紧紧的将带子系上对雏田说道:“雏田大人,我走了。”
“路上小心宁次哥哥。”雏田担心的说道。
宁次点点头,走出日向家的大门,只见卡卡西带着鹿丸和志乃两个人站在门外等待着他。
“抱歉就等了。”宁次彬彬有礼的道歉道。
“没事,任务紧急,出发吧。”卡卡西严肃的说道:“先说一句,这次的任务不能告诉第七班的任何一个人,尤其是鸣人和佐助。”
“了解。”宁次三人回答道。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