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门卷🍥

这个逼装不下去了

#鸣佐鸣#6.18试妆
赶着粽子节的尾巴试了个妆,这个宇智波一直说自己拉低颜值我有点搞不懂他。
请问鸣人和佐助什么时候结婚.jpg



漩涡鸣人🍥
宇智波佐助@阿薄 


等有小樱了我们就不gay了真的。

上课无聊画一个傻屌条漫
和闺蜜对
为什么佐良娜这么宠博人
这个论题开始论述
得到了这样一个答案

《在下告辞》番外「下」

《在下告辞》番外「上」

521也只感这样偷偷的表白吧。
我喜欢斑爷!!!☺️☺️☺️☺️

室友说这张描个线特别涩情👏
直男Polo衫了解一下。

「巳博哨向」【光影】第二章 R

机甲设定
哨兵向导
博人向导×哨兵巳月
佐良娜哨兵设定


“机甲操作的基础是建立在驾驶员的身体素质和精神力之上,越高级别的机甲产生的压力越发,所需要的身体强度也越大,所以,基本上机甲驾驶员都是由哨兵担任。操作的精准度和技术难度需要精神力的支撑,能够与机甲融合度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就可以成为机师,然而在座的各位都是精英,我需要所有人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然而,这个数值不只是有机师一个人的努力,而是由我们整个学院装备组和研发组共同努力而成,为你们量身打造最适合你们个体的机甲。如果本来就拥有个人机甲的学生也可以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装。”木叶丸身穿西装,他的眼睛不断扫视着座下二十一名学生,却时不时看向最角落的金色。
博人,终究还是来了。
“机甲队伍一般由三人组成,每组的实力个性侧重点不同,所以分组也不同。每组将安排独立导师,来侧重你们的能力进行训练。”木叶丸将名单拿出,对着每个人电子屏幕上分发下属于他们的班级号码。
博人的数据屏幕上,一个偌大的「柒」。
“啊,博人,我们是一组。”前方的佐良娜回过头来,嘲讽到:“你可别拖后腿。”
“下回我绝对不会输。”博人放着狠话,突然扫见了巳月的屏幕上,有着和自己相同的数字。
“巳月,我们是一个班!”
“是的呢。”
博人有时候会很奇怪,巳月每次看自己都是在笑。
虽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恶意,可总是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
他的笑,很假。
“分班结束后,下午开始正式的入学测验。”木叶丸将各自队伍的领队信息发送至了各自的终端,说:“请大家主动于带队老师联系,好的,下课。”
一下课,喧闹声就充斥了整间教室。
“一上午终于结束了。”博人放松的伸个懒腰,校服的上衣因为正合身,露出白嫩的皮肤和修长的腰线。
“我们是一个班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博人兴致勃勃的提议道:“巳月和佐良娜还不熟呢。”
“说的是呢。”巳月与佐良娜对视一眼,微笑道:“我听博人的。”
不知道为什么,佐良娜总是觉得,面前的这个人让他很是不爽,迎合说:“好。”
“那就吃汉堡吧!听说这个学校的食堂很好吃!”
“不要吃垃圾食品。”佐良娜说:“本来身体就不好就不要吃那些东西了。”
“我都可以。”巳月站博人的身后说。
“那你说吃什么?”博人看着佐良娜问。
“拉面吧。”
“那走吧。”
博人走在前,巳月与佐良娜并排走在博人的身后。
“你,什么目的。”佐良娜警惕的看向一脸人畜无害表情的巳月,越是这样的笑,越是让她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
巳月将手放在嘴前,眯着眼睛,说:“我有什么目的呢?”
紧接着,佐良娜就捕捉到了巳月的眼神。
他看向了博人。
写轮眼顿时开启,血色的双眼中黑色的勾玉轮转,佐良娜紧瞪着巳月威胁的说:“别想动他。”
“嗯?”巳月依旧是一副笑脸,歪着头,故作轻松的说:“谁?”
“那你,又是什么目的?”巳月将手指向了身前对此一无所知的博人,问:“你想从博人那里得到什么?”
“与你无关。”佐良娜闪身走在了博人的身边,独留巳月一个人在原地。
“我的答案,与你一样。”
巳月舔了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金色的蛇眸里满是博人的影子。被蛇盯上的猎物,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脱。
下午的测试开始,平日里对待学习都十分积极的博人第一次躲在了最后。
他的评级,会是整个班最差的。
自从觉醒后,他能感觉的自己的数值整体下滑,但究竟是什么程度,自己还不清楚。只要通过这个测试,这里的所有老师都会知道自己向导的身份。
若是数值不变,那还有可能隐藏一下。不知道打过抑制剂的自己,究竟会是什么情况。
“第七班,漩涡博人。”
“这里!”
博人将外衣脱给了巳月,跟着木叶丸走了进去。
通道内没有第三个人,木叶丸也终于可以与博人独处:“你怎么来了?七代目为什么不拦着你。”
“我不能因为自己的身体阻碍我的梦想。”博人跟在木叶丸的身后,纵使木叶丸不去看他的表情,自己也能感觉得到他话语中的坚定。
“没有人说向导就不能驾驶机甲,只是说精神力与身体强度的数值不足罢了,若是我达到了,就不能阻止我。”实际上博人心中也没有底,他不知道自己能够达到什么程度,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驾驶机甲,承受机甲的压迫力。
木叶丸叹气,说:“那好吧。”
两人心中都明白,向导的身体强度不足,但精神力是绝对要比哨兵强大。但博人经过多年的训练,怎么说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欢迎你,漩涡博人。”机械的人工智能声音想起,博人躺在了测试仪器中。
待到测试仓关闭,博人闭上了双眼。眼前是一片黑白的光闪过,在几重空间交错之后,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了测试。
这是模拟测试,能够在战斗中对你的数值进行评定,并且调整机甲的性能的一种测试方法。
博人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手摸在了操作杆上的触感,全景驾驶舱中,他能看见四周所有的一切。
“现在开始同步性能。”
一阵脑内的刺痛感让博人痛苦的哼出声,像无数根长针一般扎向他的大脑。
“10%”
“30%”
“50%”
“80%”
同步率的数值越发的高,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就越发沉重,博人能够感觉仿佛压强一般的沉重感挤压着自己的身体。
“90%”
数值是不会因为自己的疼痛停下来,而且同步率还在涨就是证明还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
我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是能够成为驾驶员的。
“95%”
数值上涨的速度慢了下来,博人的全身已经被汗湿透,金色的发丝因为汗水粘在脸颊上。
“95%”
马上,马上就要到满值了,绝不能就这样停下。
这世上能与机甲能够达到同调的人,只有父亲一般的人,所有人几乎都是各个国家的重要人物。
父亲则是达到了最高同调的100%
自己能够达到什么程度?
“95%”
三分钟过去了,依旧停留在95%的博人开始慌乱了起来。
为什么不动!为什么!
他越发的焦急,面前的数值却依旧一动不动,没有丝毫想要变化的样子。
“95.1%”
数值一跳,停在了95.1%的地方。
他曾经想过,世界上有没有奇迹。像是热血漫画里的情节,男主人公因为自己的意念和心爆发出超人的力量,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
然而,不管他内心深处如何挣扎,奇迹都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博人全身上下已经湿透,紧紧的盯着面前的95.1%
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同调结束,开始测验。”
不,测试现在才刚刚开始!
操作杆向前推,机甲开始向前走动。并没有不平衡的现象出现,机甲的身体动势很平稳。接下来是均匀加速跑动。
操作杆配合着他的缓慢推动,机甲开始产生跑速,跑速并且在无线上升。
这里是模拟器,没有地图边缘,只要还有动力就可以一直上升速度,跑下去。
直到面前出现了障碍物,博人明白自己的跑速已经到达了标准,接下来只要闪躲。
机甲外部组装虽然坚硬,但是在战斗中受损或许严重就会威胁到驾驶员的生命,闪避技能算得上是基础中的基础。
“前方有不明物体高速接近。”
机甲的警报声点醒了正一头猛冲的博人,只见头顶显示器上的雷达他的正对面,星星点点一片的红色不明物体高速接近。
必须将速度拉下来!不然会被撞毁!
博人这才注意到四周的环境。这里是石林,完全可以借助周围的地形来规避伤害和降速,达到测试目的。
操作杆扭转,配合着拇指对操作杆上滚动球的旋转速度,机甲完成了高难度的空中停留,躲开了飞速而来的第一枚导弹。
根据操作手感,这应该是木叶开发的最普遍的战斗机甲「忍者Ⅰ」,机甲属于侦查型,灵活度高速度快反应速度快,但外防极低,只要中弹一次就会陷入瘫痪。
因此,测试他的反应能力吗?
「忍者Ⅰ」配备的武器是一把直刀,只利于近战。
博人选择拔刀以对,如果不慎擦伤可以立即反应。他与机甲的同调不够,会影响到机甲的传导速度。
比如说大脑传递动作到手指是有一定的时间的,手操作操作杆到机甲真正动作也是拥有一定的时间。
这两种时间加起来,足以致命。
如果同调达到高水准,那么将会忽略大脑传递到手,手传递到机甲部分的动作,直接从大脑反应令机甲与本身融为一体。
但「忍者Ⅰ」由于是老世代的机甲装备并没有配备精神传输设备,所以仅仅只能靠驾驶员的驾驶技术来操纵。
密密麻麻的炮弹迎面而来,「忍者Ⅰ」的黑色涂装在躲避时犹如一只漆黑的乌鸦,只有黑色的羽毛留在原地,一道道黑色的光划出运作轨迹。
“这操作,算得上是这一代里的佼佼者了。”木叶丸看着博人灵活多变的操作模式,认可的点点头。
但,博人应该远远不止这点水准。
“加压。”木叶丸认真的盯着显示器中驾驶舱内因为紧张而汗流浃背的博人,冷静的说:“在这一波结束后换上「迅雷Ⅲ」。”
操作员扬起头,疑问道:“「迅雷Ⅲ」是雷属性战斗系的机甲,需要极高的精神支柱,真的要给一个新学员施加这么大的压力吗?”
木叶丸紧盯着显示器内的博人,说:“按我说的做。”
操作员也知道说不动木叶丸,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此时,操作仓内的博人第一次遭受了炮弹碰撞。右臂的外部骨骼装甲因为剧烈的撞击脱落,摩擦产生的高温使得降温器的压力变大,驾驶舱的热度猛烈上升。
燥热。
博人有些面红耳赤,热度不断阻挠他的精神,使他有些心烦意乱。
因为博人一瞬间的分身,第二枚炮弹击中了他的右腿。
这一回不比擦伤,直接上博人失去了平衡,右腿全数瘫痪,一阵颠簸感让博人的骨头快要散架。
“该死。”紧紧的咬住下唇的博人身体上能感觉到驾驶舱内的压力越发上升,快要砸碎他的身体。
疼痛感刺激着他的泪腺,眼泪不由自主的留下。
面前还有三枚导弹,这样的他如何能够躲过?
这跟精神力没有关系,完完全全是他的操作技术不够,因为「忍者Ⅰ」是连没有觉醒的普通机甲驾驶员都可以使用并且战斗的。
全凭技术的一架机甲。
是他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博人有些绝望,现在的热度让他的精神都有些恍惚,像是他觉醒的高烧一样,烧掉他的所有的一切。
自尊,骄傲,荣耀。
一切都与他无关。
面前出现的炮弹,是要击碎他的一切吗?
好不容易才逃出家门,好不容易熬过了抑制剂的痛苦折磨,好不容易进入了学院,就这么结束吗?
不行!!!!!
博人强行让自己的注意力集中,他用自己的精神力形成一根针,扎在了大脑表层,强行集中精神,对待面前的三枚炮弹。
快想啊!快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够躲开三枚高速导弹。
就这一瞬间,他感觉周围的一切变得缓慢了起来,他看见了炮弹的缝隙,那是不可能完成的B3级动作。
由四个分解动作组成,是自己学会的最难的动作,又是自己最不能完成的一个动作。
不管怎样,也要一试。
B3级,俯身前空接擦地扫堂。
本身是一个攻击的衔接动作,在此时变成了回避。
木叶丸并没有喊停,在操作员紧张的盯着屏幕时,操作员也在不停的扫向木叶丸。
只要他一声令下,停下进度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如果博人没有躲开这三枚炮弹,会对他的身体和精神造成一定的伤害。
可木叶丸没有喊停。
意味着,他想继续看下去,他知道博人可以做到,更多的是,他认为博人能够做到。
这是一种信任。
对漩涡鸣人的儿子的一种信任,对漩涡博人本身的一种信任。
“论操作技术,这一代中,他是佼佼者。”萌黄刚刚处理完自己队伍的工作前来,目睹了博人操作的全过程。
“但论起心态,他是最差的。”木叶丸毫不留情的评价着博人:“他总是选择最保守的做法,永远相信没有把握的事是做不到的。他认为自己没有被自己的身体所影响,实际上已经被牢牢的禁锢在囚笼里。”
“名为向导的囚塔。”木叶丸目不转睛的盯着博人用精神力刺伤自己的瞬间,说:“但他已经迈出了突破的第一步。”
“他的觉醒方向是向导吗?”萌黄惊讶的捂着嘴,不可置信的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是A级,也许更高。”木叶丸垂下眼,说:“他也许会是木叶最强的向导,他应该前往向导学院学习辅助,然而博人并不愿意。他的意识影响到了七代目,奈何压力,七代目只能阻止博人来报名。然而,七代目是尊重博人的,不然以他的实力,以暗部的能力,博人是绝不可能逃脱看管并且顺利入学的。七代目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打个幌子罢了。他早就给学校打好了招呼,让佐助亲自前来帮忙。”
“这样啊…”萌黄看向显示器里的博人,终于动了。
博人以自己力所能及的最高操作,快速完成了B3级的动作,目测了导弹的速度,结合方才自身体验,穿过了细小的缝隙。
一切像是放慢了一样,萌黄紧张的流下了汗水。
一定要,成功啊。
只听两声剧烈的爆炸声,萌黄紧张的闭起了眼睛。
“系统准备升级,请休息片刻。”
成功了!
萌黄睁大了眼睛,看见「忍者Ⅰ」的直刀应声从中拦腰截断了炮弹,原本并不完美的动作,在失误的瞬间改变,用攻击扭转战局的不利。
博人的喘息声很急促,心跳不断加快,他快要因为紧张而喘不过气。
方才的一切像是一场梦,几个呼吸间燥热就消失的一览无余。
“现在是精神力测试,请做好准备。”
终于要驾驶三代机甲了吗?
「忍者Ⅰ」属于一代装甲,属于普及型。
二代因为出场时间紧凑,属于过渡性机甲,调整了机甲内核,发现了链接人体的装置。
三代机则是优化了二代机,完整的将二代机的理念构造出来。
终于,要来了。
博人调整着自己身体的状态,过去的已经过去,再多添虚无缥缈的顾虑对接下来的测验没有半分好处。
他的主场,要来了。
看着内舱的变换,博人一眼就认出了机甲的型号。
军用战斗型雷系机甲「迅雷Ⅲ」
很好,是自己最熟悉的几个型号之一。
由于师父是雷系机甲的驾驶员,母亲也是,六代目也是,他对雷系也感触甚多。
精神装置「查克拉」系统能够直接连接大脑与机甲,但实际操作还是由操作杆来运作,但能够在极其短的时间或者说几乎没有反应时间的情况下快去操作,激发潜能。
或者说,是一种预知能力。
“3.2.1 开始!”
猝不及防,博人几乎是没有反应时间,他下意识的反应却救了他一名。
他的面前,是一台不知名的机甲。
第三场,竟然是实战演练吗?!
对面的人,是谁!
那样迅速的动作,不像是人工智能能够做到的。
“博人对面的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萌黄疑惑的问。
木叶丸将画面调整到对战机甲的操作仓,说:“巳月,特招生。”
“刚刚的测验里,同调达到99%的…”木叶丸看着面前的数据,紧锁着眉心:“他…”
“博人遇见真正的对手了。”木叶丸意味不明的说:“巳月,是大蛇丸的儿子。”

新七班集合!☆
我们暑假见!

「哨向」【光影】第一章 QUEEN

哨向设定
18岁巳博
未来机甲
叛逆向导大少爷×衷心哨兵侍卫
今天也依旧是找日少年的巳月
佐良娜是哨兵

“混蛋…”博人躺在旅店的沙发上,手背企图遮挡着落地窗外闭眼的光线。他身上还穿着昨天从家里穿出来的衣服,因为一晚上的睡眠被压的褶皱不堪。
是因为昨天太累了吗,总感觉浑身上下没有力气。
博人揉了揉眼睛,起身向浴室走去。
果然还是冲个凉比较好。
这身太扎眼的衣服,也要换掉吧。
脱下穿在身上印有漩涡家纹章的外衣,博人思考片刻后还是将衣服整齐的叠了起来,将贴身的衬衣衣扣解开。
今天是「木叶高级机甲学院」报道的日子,混蛋老爸大前天开始就让暗部看守在自己门前拦着自己不去学校报道。
要不是…要不是因为…
博人的情绪突然低落了许多,花洒喷洒出的水淋湿了他的头发,水珠自脸颊慢慢滑落。
因为自己,是个向导。
“可恶。”
博人一拳砸在了墙面上,发白的骨节因为撞击变得通红。
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和父亲一样,觉醒成为一名优秀的哨兵。结果在一个月前,突然的高烧降临,让漩涡家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而后,他以极小的概率,进化成为了向导。
造化弄人啊…
十八年来一直以成为机甲驾驶员而努力着,不论多困难的训练,多艰苦的任务,他都坚持下来了。身上积累的一身伤痕竟然在一夜之间变为了虚无。
绝不能,被这无聊的命运所掌控人生!
冲凉后的他清醒了许多,博人穿着宽大的浴衣坐在沙发上,戴上了电子手环自空中虚晃一滑就打开了人工系统。
“人工系统「查克拉」为您服务。”
青涩的少年音响起,博人的眼前出现了一面巨大的屏幕,然而实际上并没有那面屏幕的存在。
九喇嘛通过精神联网,进行操作。
博人购买了两套普通的运动套装,通过送货上门送到了他所在的旅店。
这里是「木叶」,是以「火影塔」为中心政权圆形向外扩展的军事国家,而「火影塔」的最高领袖「火影」是他的父亲漩涡鸣人。
漩涡鸣人作为一名普通的哨兵,驾驶机甲「九喇嘛」带领木叶平息了第四次世界大战,与各国签订了和平条约。
借此也被称为木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火影。
可在博人看来,就是一个阻挡他驾驶员之路的混蛋老爸而已。
博人将一旁桌面上摆放的行李箱打开,取出了一个制作精致的手提金属箱。
金属箱内,一个个满是透明液体的注射器整齐的摆放着。博人取出了第一个注射器,面对着镜子前的自己,向脖子后的腺体狠狠地刺下。
血管内被突然注入液体,博人的眼睛通红,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
太疼了…
强行抑制向导气息和改变精神的抑制剂,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怪不得会被列为禁品。
注射器内的液体终于清空,博人脱力的倒在了地上,冰冷的地板让他滚烫的身子好受了许多,浑身上下被汗水所浸湿。
一只猞猁因为主人的精神刺激而显现身形,蹭着博人的身子想要将他托起来。这是博人的精神体,明明不像是向导所能拥有的精神体,可他确确实实是个向导。
虚弱的喘息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博人强撑着身体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他还有九次药剂,一个月注射一次的话…够他撑到这学期结束,他就要另辟蹊径寻找抑制剂的来源了。
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赶过去了。
房间的门被敲响,衣服通过快递通道送到了他的手中。
该出发了。
“巳月,清楚任务内容了吗?”
“清楚了。”
大蛇丸将手打的纸质任务材料交给了一旁正试着校服的巳月。
浅蓝色的小卷发被整理的十分舒坦,有些苍白的脸上一双蛇眸紧盯着手中的相片。相片上,是博人十八岁庆生宴的照片,照片上的他身穿黑色的燕尾服,举着酒杯向镜头微笑着。那样温柔的笑,耀眼夺目。
“他是,我的太阳吗?”
巳月微微抬起头,看向一脸微笑的大蛇丸,疑惑的问。
“是的。”大蛇丸将手中的电子手环戴在了巳月的手腕上,说:“他会指引你。”
“要保护他。”巳月将相片放在了身后的背包内,对大蛇丸微微欠身,说:“我出发了。”
“路上小心。”大蛇丸目送巳月上了飞行器后转过身走进实验楼。
他一定能找到只属于自己的太阳。
大蛇丸淡然一笑,只见黑暗处的巳杯点燃了烟,红色的火光一闪,一声清冷的声音问:“就这样让他带走实验用的抑制剂给小少爷真的没问题吗?”
“不会派上用场的。”大蛇丸放心的说:“用也没问题,毕竟是我做的。”
木叶高等机甲学院,是全木叶最高的机甲学府,集合了机甲有关的所有相关部门,总有最强的师资团队并且优越的研究条件,和最先进的机甲产品。这里是火影都不能插足的,最高学府。
每年考入这所学校的人屈指可数,都是各个领域的天才才能踏入这所学校的大门。
博人今天戴了一顶帽子,压低了他那头金色碎发,以防被别人看见。
只要他通过了报道,他那个混蛋老爸就再也没办法管自己了!
打着这个算盘,博人悄无声息的踏入了学院的大门。
“啊,这不是博人吗?”
熟悉的女声响起,博人顿时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完蛋了,是佐良娜。
从小和他一起玩到大的女孩子,宇智波家的才女。和他一样考上机甲操作系的榜首,而他却是被她压了一头的第二名。
更重要的是,佐良娜知道自己是一名向导的事情。
“你不是…”佐良娜刚想说话,就被博人拉着手拽进了一侧的通道。
“别说话佐良娜。”
博人抬起了帽檐,伸出食指抵在了佐良娜的唇上,示意她不要多言。
“可是…”佐良娜担心的看着博人,压低了声音,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火影大人知道你会来,已经和暗部打过招呼,要在门口拦住你。”
“帮个忙吧佐良娜!”博人双手合十,祈求的语气说:“求你了!我真的很想做驾驶员!”
“可是以向导的身体能力和精神力操作机甲是很困难的事啊。”佐良娜为难的说:“不过…我只帮你这一次哦。”
“谢谢你!!”
博人激动的就要跳起来,却被佐良娜摁住了,说:“其实这个学校报道通道不止这一个,你只要从侧门进去,找到学生大厅就好。地图我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你吧,我在大厅等你。”
“多谢你!”博人接收到了佐良娜传来的地图,兴奋的沿着地图标识向侧门走去。
博人今天特意戴了黑色的美瞳,想要将自己的蓝色眸子掩盖起来。侧门处果然没有人,是在一条隐蔽的巷子里,博人灵巧的翻过铁门,踏入了学院的大门。
不过这所学校还真是大啊。
博人惊叹的同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踏入了后勤部的工作区域,佐良娜标识的路线实在是弯弯绕绕,让他一阵头痛。
麻烦死了,不如抄个近道吧。
博人看着地图上标识着的曲折的路线其实可以试试直线通过,就想着省事,走了另一条道路。
然而…他迷路了。
这里是哪里啊!!!
完全陌生的地方让博人快要疯掉,早知道自己就不瞎跑了!
欲哭无泪的博人想要原路返回,却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走过的路。
“你迷路了吗?”
巳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博人的身后,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博人的身影,他为了隐藏心里的想法,将眼睛眯了起来,温柔的声音说:“要我带你出去吗?”
“可以吗!”博人瞪大了眼,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既然可以带他出去,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
“嗯啊。”
“等等,我先确认一下。”博人来回打量着面前的人,说:“看着你不像,嗯。”
“像什么?”巳月疑惑的歪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博人问道。
博人挥挥手,说:“没什么。”
看起来不像是暗部的人,暗部没有这么明显的发色。
浅蓝色的头发,和他一样乍眼,怎么可能是那种搁人群里就找不到的暗部。
应该可以信任吧。
“你是新报道的学生吧。”博人突然看见了巳月身上有着一颗星的校服,问:“你是哪个系的?”
“机甲操作系。”巳月解释道:“我已经收拾完了,出来逛逛学校。”
“这样啊。”博人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说:“那我们是一个系诶。”
“我叫漩涡博人。”博人笑着伸出手,搭在了巳月的肩膀上,介绍这自己:“我还没报道,不过我也是机甲操作系,真有缘呢!”
“是啊,真有缘。”巳月意味不明的笑着,说:“我叫巳月。”
“啊你就是那个特招生!”博人激动的说:“听说特招生都很厉害!等有时间我们一定要切磋一下!”
“求之不得。”巳月一路带着博人向学生大厅走去,一路听着博人在一旁激动的讲着学院的历史。
“能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所学校呢。”巳月说。
博人却摇摇头,解释道:“我喜欢的,只有驾驶舱。”
只有在驾驶舱里,握紧操作杆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安心。
博人微笑的说:“这里有全大陆最强的机甲操作系,在这里一定能学到更多!”
“说的也是。”巳月点点头附和着,“毕竟你是四代目的孙子七代目的儿子,果然与众不同。”
“噗…”博人刚刚一口水喝下整个就喷了出来,呛到了嗓子,猛的咳嗽着:“你…你怎么知道…”
“你姓漩涡嘛。”巳月眯着眼睛,略带笑意的说:“整个大陆都知道,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的名字。”
“而今年机甲操作系的入学名单里,漩涡博人的名字可是在榜二。”巳月解释的说:“与宇智波佐助的女儿只差一分。”
“可是我实战还是输给了那个佐良娜!”博人愤愤不平的说:“下次我绝对不会输!”
“好了,到了。”
说话的时间,学生大厅已经到了,佐良娜四周焦急的张望着,终于找到了一抹黄色。
“博人!!!”佐良娜生气的跑过来,揪着博人的衣领就向大厅里走去:“怎么这么长时间!都快要结束了!”
“啊!佐良娜!放开我!”
博人羞红了脸,被比自己矮上半头的女孩子拖着走实在是太丢脸了!
巳月望着博人远去的身影,金色的眼里满是他的身影。
方才和他靠的太近,他的呼吸他的心跳自己感受的一清二楚。纵使使用了抑制剂,身上薄荷的清香还是挥之不散。
令他有些上瘾的味道。
一条白色的蟒蛇缠上了他的肩头吐着信子,金色的瞳孔紧盯着博人,像盯着势在必得的猎物一般。
我的,太阳吗?
果然很耀眼。
好不容易办好手续的博人和佐良娜向分配好的宿舍走去,一路上佐良娜一直叨叨个不停,博人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听好了博人,两人间虽然人少但是也要有戒心,你跟别人不太一样,尤其是机甲操作系这种全是哨兵的系种,有什么不对一定跟我说,我爸早知道你要来将你托付给了我,你可别惹麻烦。”佐良娜指着博人,滔滔不绝的说着。
“师父?”博人的眼睛都快冒出星星,激动的说:“师父让你来帮我的吗!”
“废话!不然我怎么来的地图!”佐良娜说:“每天训练量很大,每天记得早点休息。还有啊,不要把自己的精神体放出来,记住了吗!”
“啊啊啊啊我的佐良娜大小姐,记住了!”博人不耐烦的说:“宿舍楼到了,你就别上去了。”
“行吧,那你收拾好了喊我,我带你去吃饭。”佐良娜临走前又嘱咐了一遍才放博人走。
果然,整栋宿舍楼都充斥着哨兵的气息,不过这对现在的博人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703703…”博人按照宿舍编号终于找到了自己所在的房号,推开门后,一抹蓝色出现在眼前。
“巳月!”
“啊博人,我们果然很有缘。”
巳月坐在床上,手中一本机甲操作书正翻看着,对博人微笑着说:“看来你就是我的舍友了。”
“是啊!”博人本来有些紧张的心都放松了许多。
“从今往后多多指教啊!”博人将背包甩在了床上,说:“巳月。”

暗部鸣人同人」


NARUTO:观澜
Phx: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