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门卷🍥

这个逼装不下去了

压切长谷部 观澜
烛台切光忠 阿薄 @阿薄

phx 小远
后期 木生

呜呜呜SOBA超棒,我爱他们。
TRIGGER赛高!!!!

#cos预告#

压切长谷部:观澜
烛台切光忠:阿薄 @阿薄

phx:小远
后期:木生

今年第一套成片,后期说年前给我,我已经做好19年的准备了。

日常吹

阿薄:

五百年了 小阿薄终于想起了她老福特的账号。日常吹我的小太阳 (っ╹◡╹)ノ❀
我爱她她世界第一可爱不接受反驳
@鸣门卷🍥

暴晒。

今晚更新烛压切新坑
突然有脑洞

这种满屏的紫色真的很赏心悦目。

真不是我不想更,我天天被屏蔽( •̥́ ˍ •̀ू )
我被老福特盯上了。

【SIGN】

半夜突然有脑洞,用几句话来讲述一个故事。
博物馆珍藏品压切长谷部x烧毁转世烛台切光忠

枪炮的时代里,刀剑沦为了艺术品,与万千收藏品一同,陈列在美术馆之中。

压切长谷部就这样坐在美术馆的高台上,接受着人们镜头的洗礼。然而他们拍摄的照片里,既有他又没有他。

有的只是一把失去血性的刀刃,没有的,是一个刀剑的灵魂。

然而一个少年人看见了他,自每天成千上万匆忙路过的人中,长谷部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

视线相交,长谷部微微翘起了小拇指,微笑着。

对方没有回答。

那瞬间的视线交汇可能是错觉,长谷部再一次失望了。

只见对方慢慢走了过来,视线死死地盯着他。

“找到你了。”

对方将手掌贴在玻璃上,纵使触摸不到,他却依旧能感觉到亲切的温热。

那是自己不曾拥有的温度。

刀剑有刀剑的宿命,被观赏也好,被焚烧也罢。

不过是命运。

熟悉的眸子里夹杂着炙热,长谷部却无法离开这里。

“压切长谷部。”

少年人的眸子里,映着他的模样。

大概吧……

觉醒了新的cp……写文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