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门卷🍥

这个逼装不下去了

「哨向」【光影】第一章 QUEEN

哨向设定
18岁巳博
未来机甲
叛逆向导大少爷×衷心哨兵侍卫
今天也依旧是找日少年的巳月
佐良娜是哨兵

“混蛋…”博人躺在旅店的沙发上,手背企图遮挡着落地窗外闭眼的光线。他身上还穿着昨天从家里穿出来的衣服,因为一晚上的睡眠被压的褶皱不堪。
是因为昨天太累了吗,总感觉浑身上下没有力气。
博人揉了揉眼睛,起身向浴室走去。
果然还是冲个凉比较好。
这身太扎眼的衣服,也要换掉吧。
脱下穿在身上印有漩涡家纹章的外衣,博人思考片刻后还是将衣服整齐的叠了起来,将贴身的衬衣衣扣解开。
今天是「木叶高级机甲学院」报道的日子,混蛋老爸大前天开始就让暗部看守在自己门前拦着自己不去学校报道。
要不是…要不是因为…
博人的情绪突然低落了许多,花洒喷洒出的水淋湿了他的头发,水珠自脸颊慢慢滑落。
因为自己,是个向导。
“可恶。”
博人一拳砸在了墙面上,发白的骨节因为撞击变得通红。
他一直以为自己会和父亲一样,觉醒成为一名优秀的哨兵。结果在一个月前,突然的高烧降临,让漩涡家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
而后,他以极小的概率,进化成为了向导。
造化弄人啊…
十八年来一直以成为机甲驾驶员而努力着,不论多困难的训练,多艰苦的任务,他都坚持下来了。身上积累的一身伤痕竟然在一夜之间变为了虚无。
绝不能,被这无聊的命运所掌控人生!
冲凉后的他清醒了许多,博人穿着宽大的浴衣坐在沙发上,戴上了电子手环自空中虚晃一滑就打开了人工系统。
“人工系统「查克拉」为您服务。”
青涩的少年音响起,博人的眼前出现了一面巨大的屏幕,然而实际上并没有那面屏幕的存在。
九喇嘛通过精神联网,进行操作。
博人购买了两套普通的运动套装,通过送货上门送到了他所在的旅店。
这里是「木叶」,是以「火影塔」为中心政权圆形向外扩展的军事国家,而「火影塔」的最高领袖「火影」是他的父亲漩涡鸣人。
漩涡鸣人作为一名普通的哨兵,驾驶机甲「九喇嘛」带领木叶平息了第四次世界大战,与各国签订了和平条约。
借此也被称为木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火影。
可在博人看来,就是一个阻挡他驾驶员之路的混蛋老爸而已。
博人将一旁桌面上摆放的行李箱打开,取出了一个制作精致的手提金属箱。
金属箱内,一个个满是透明液体的注射器整齐的摆放着。博人取出了第一个注射器,面对着镜子前的自己,向脖子后的腺体狠狠地刺下。
血管内被突然注入液体,博人的眼睛通红,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
太疼了…
强行抑制向导气息和改变精神的抑制剂,果然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怪不得会被列为禁品。
注射器内的液体终于清空,博人脱力的倒在了地上,冰冷的地板让他滚烫的身子好受了许多,浑身上下被汗水所浸湿。
一只猞猁因为主人的精神刺激而显现身形,蹭着博人的身子想要将他托起来。这是博人的精神体,明明不像是向导所能拥有的精神体,可他确确实实是个向导。
虚弱的喘息声回荡在整个房间,博人强撑着身体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他还有九次药剂,一个月注射一次的话…够他撑到这学期结束,他就要另辟蹊径寻找抑制剂的来源了。
时间不多了,他必须赶过去了。
房间的门被敲响,衣服通过快递通道送到了他的手中。
该出发了。
“巳月,清楚任务内容了吗?”
“清楚了。”
大蛇丸将手打的纸质任务材料交给了一旁正试着校服的巳月。
浅蓝色的小卷发被整理的十分舒坦,有些苍白的脸上一双蛇眸紧盯着手中的相片。相片上,是博人十八岁庆生宴的照片,照片上的他身穿黑色的燕尾服,举着酒杯向镜头微笑着。那样温柔的笑,耀眼夺目。
“他是,我的太阳吗?”
巳月微微抬起头,看向一脸微笑的大蛇丸,疑惑的问。
“是的。”大蛇丸将手中的电子手环戴在了巳月的手腕上,说:“他会指引你。”
“要保护他。”巳月将相片放在了身后的背包内,对大蛇丸微微欠身,说:“我出发了。”
“路上小心。”大蛇丸目送巳月上了飞行器后转过身走进实验楼。
他一定能找到只属于自己的太阳。
大蛇丸淡然一笑,只见黑暗处的巳杯点燃了烟,红色的火光一闪,一声清冷的声音问:“就这样让他带走实验用的抑制剂给小少爷真的没问题吗?”
“不会派上用场的。”大蛇丸放心的说:“用也没问题,毕竟是我做的。”
木叶高等机甲学院,是全木叶最高的机甲学府,集合了机甲有关的所有相关部门,总有最强的师资团队并且优越的研究条件,和最先进的机甲产品。这里是火影都不能插足的,最高学府。
每年考入这所学校的人屈指可数,都是各个领域的天才才能踏入这所学校的大门。
博人今天戴了一顶帽子,压低了他那头金色碎发,以防被别人看见。
只要他通过了报道,他那个混蛋老爸就再也没办法管自己了!
打着这个算盘,博人悄无声息的踏入了学院的大门。
“啊,这不是博人吗?”
熟悉的女声响起,博人顿时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完蛋了,是佐良娜。
从小和他一起玩到大的女孩子,宇智波家的才女。和他一样考上机甲操作系的榜首,而他却是被她压了一头的第二名。
更重要的是,佐良娜知道自己是一名向导的事情。
“你不是…”佐良娜刚想说话,就被博人拉着手拽进了一侧的通道。
“别说话佐良娜。”
博人抬起了帽檐,伸出食指抵在了佐良娜的唇上,示意她不要多言。
“可是…”佐良娜担心的看着博人,压低了声音,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火影大人知道你会来,已经和暗部打过招呼,要在门口拦住你。”
“帮个忙吧佐良娜!”博人双手合十,祈求的语气说:“求你了!我真的很想做驾驶员!”
“可是以向导的身体能力和精神力操作机甲是很困难的事啊。”佐良娜为难的说:“不过…我只帮你这一次哦。”
“谢谢你!!”
博人激动的就要跳起来,却被佐良娜摁住了,说:“其实这个学校报道通道不止这一个,你只要从侧门进去,找到学生大厅就好。地图我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你吧,我在大厅等你。”
“多谢你!”博人接收到了佐良娜传来的地图,兴奋的沿着地图标识向侧门走去。
博人今天特意戴了黑色的美瞳,想要将自己的蓝色眸子掩盖起来。侧门处果然没有人,是在一条隐蔽的巷子里,博人灵巧的翻过铁门,踏入了学院的大门。
不过这所学校还真是大啊。
博人惊叹的同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踏入了后勤部的工作区域,佐良娜标识的路线实在是弯弯绕绕,让他一阵头痛。
麻烦死了,不如抄个近道吧。
博人看着地图上标识着的曲折的路线其实可以试试直线通过,就想着省事,走了另一条道路。
然而…他迷路了。
这里是哪里啊!!!
完全陌生的地方让博人快要疯掉,早知道自己就不瞎跑了!
欲哭无泪的博人想要原路返回,却全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走过的路。
“你迷路了吗?”
巳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博人的身后,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博人的身影,他为了隐藏心里的想法,将眼睛眯了起来,温柔的声音说:“要我带你出去吗?”
“可以吗!”博人瞪大了眼,虽然不知道这个人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既然可以带他出去,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
“嗯啊。”
“等等,我先确认一下。”博人来回打量着面前的人,说:“看着你不像,嗯。”
“像什么?”巳月疑惑的歪过头,看着一脸认真的博人问道。
博人挥挥手,说:“没什么。”
看起来不像是暗部的人,暗部没有这么明显的发色。
浅蓝色的头发,和他一样乍眼,怎么可能是那种搁人群里就找不到的暗部。
应该可以信任吧。
“你是新报道的学生吧。”博人突然看见了巳月身上有着一颗星的校服,问:“你是哪个系的?”
“机甲操作系。”巳月解释道:“我已经收拾完了,出来逛逛学校。”
“这样啊。”博人放松了绷紧的神经,说:“那我们是一个系诶。”
“我叫漩涡博人。”博人笑着伸出手,搭在了巳月的肩膀上,介绍这自己:“我还没报道,不过我也是机甲操作系,真有缘呢!”
“是啊,真有缘。”巳月意味不明的笑着,说:“我叫巳月。”
“啊你就是那个特招生!”博人激动的说:“听说特招生都很厉害!等有时间我们一定要切磋一下!”
“求之不得。”巳月一路带着博人向学生大厅走去,一路听着博人在一旁激动的讲着学院的历史。
“能看得出来你很喜欢这所学校呢。”巳月说。
博人却摇摇头,解释道:“我喜欢的,只有驾驶舱。”
只有在驾驶舱里,握紧操作杆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安心。
博人微笑的说:“这里有全大陆最强的机甲操作系,在这里一定能学到更多!”
“说的也是。”巳月点点头附和着,“毕竟你是四代目的孙子七代目的儿子,果然与众不同。”
“噗…”博人刚刚一口水喝下整个就喷了出来,呛到了嗓子,猛的咳嗽着:“你…你怎么知道…”
“你姓漩涡嘛。”巳月眯着眼睛,略带笑意的说:“整个大陆都知道,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的名字。”
“而今年机甲操作系的入学名单里,漩涡博人的名字可是在榜二。”巳月解释的说:“与宇智波佐助的女儿只差一分。”
“可是我实战还是输给了那个佐良娜!”博人愤愤不平的说:“下次我绝对不会输!”
“好了,到了。”
说话的时间,学生大厅已经到了,佐良娜四周焦急的张望着,终于找到了一抹黄色。
“博人!!!”佐良娜生气的跑过来,揪着博人的衣领就向大厅里走去:“怎么这么长时间!都快要结束了!”
“啊!佐良娜!放开我!”
博人羞红了脸,被比自己矮上半头的女孩子拖着走实在是太丢脸了!
巳月望着博人远去的身影,金色的眼里满是他的身影。
方才和他靠的太近,他的呼吸他的心跳自己感受的一清二楚。纵使使用了抑制剂,身上薄荷的清香还是挥之不散。
令他有些上瘾的味道。
一条白色的蟒蛇缠上了他的肩头吐着信子,金色的瞳孔紧盯着博人,像盯着势在必得的猎物一般。
我的,太阳吗?
果然很耀眼。
好不容易办好手续的博人和佐良娜向分配好的宿舍走去,一路上佐良娜一直叨叨个不停,博人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
“听好了博人,两人间虽然人少但是也要有戒心,你跟别人不太一样,尤其是机甲操作系这种全是哨兵的系种,有什么不对一定跟我说,我爸早知道你要来将你托付给了我,你可别惹麻烦。”佐良娜指着博人,滔滔不绝的说着。
“师父?”博人的眼睛都快冒出星星,激动的说:“师父让你来帮我的吗!”
“废话!不然我怎么来的地图!”佐良娜说:“每天训练量很大,每天记得早点休息。还有啊,不要把自己的精神体放出来,记住了吗!”
“啊啊啊啊我的佐良娜大小姐,记住了!”博人不耐烦的说:“宿舍楼到了,你就别上去了。”
“行吧,那你收拾好了喊我,我带你去吃饭。”佐良娜临走前又嘱咐了一遍才放博人走。
果然,整栋宿舍楼都充斥着哨兵的气息,不过这对现在的博人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703703…”博人按照宿舍编号终于找到了自己所在的房号,推开门后,一抹蓝色出现在眼前。
“巳月!”
“啊博人,我们果然很有缘。”
巳月坐在床上,手中一本机甲操作书正翻看着,对博人微笑着说:“看来你就是我的舍友了。”
“是啊!”博人本来有些紧张的心都放松了许多。
“从今往后多多指教啊!”博人将背包甩在了床上,说:“巳月。”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