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门卷🍥

这个逼装不下去了

【曙光】第十八章

末日未来设定鸣人佐助军校生人设
正剧风
斑爷记忆展开中。

12,
直升机的机翼转速慢了下来,缓缓落在了楼顶的停机坪。这是一座大约有20层的高楼,看似是远古的遗物一般,大楼的外部早就被雨水侵蚀的发黄。佐助跳下直升机,向下望着。
丧尸的叫嚷声此起彼伏,整栋楼几乎是被丧尸包围的水泄不通。佐助向远眺望,观察着附近的建筑物。破败不堪没有一丝人烟,甚至连开发的痕迹都没有,是一座名符其实的鬼城。
“走吧佐助君,请跟我来。”兜言语十分客气,他总是微笑着面对佐助,但却让佐助心里莫名的不爽。
尽管外表如此破烂不堪,但内里却完全是另一幅样子。兜没有任何隐瞒,将大楼内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在了佐助的面前。
观光电梯一路向下,佐助看着楼下活动的人群不禁感叹。
“很厉害。”
兜低调的笑笑,说:“这只是新开发的据点,我们四方据点中最新的。”
“还有别的据点?”佐助问道。
兜点点头,说:“大蛇丸大人在等你,我们先过去吧。”
电梯门随着响声而开启,白色的空间覆盖了佐助眼前的一切。
“你们不怕得抑郁症?”佐助吐槽着,跟在兜的身后。
“为什么这么说?”兜让君麻吕等人先离开,单独带着佐助前往大蛇丸的位置。
“不,没什么。”佐助低下头,看着还带着些许泥沙的地板,沙子已经全干了,兜说的没错,这个据点的确是新开发的。怕是音隐塔城被拆后刚转移的,仅仅几天的时间竟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
“我们到了。”
兜却定身在了门外,摁下了通知铃,说道:“大蛇丸大人,佐助君到了。”
大门自动开启,佐助独自一人走了进去。大蛇丸坐在办公桌前,看起来及其的兴奋。
“佐助君,请坐。”他伸出手,示意佐助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大蛇丸,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佐助废话不多说,直接步入主题。
“没什么,我只是想探究一下真相。关于陨石,关于丧尸,关于六道仙人。”大蛇丸毫不保留,说:“鼬告诉你石碑的事了吧?”
说到鼬,佐助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大蛇丸,声音低沉:“你怎么知道。”
“木叶的一切我都知道。”大蛇丸向佐助伸出双手,自信满满:“包括宇智波。”
佐助扬起头,俯视着大蛇丸:“你未免太自大。”
“我说的是真的。”大蛇丸轻轻耸肩摊手道:“你应该相信我,我的诚意可是十分真诚。”
“或者说,我应该说一些让你相信我的话?”大蛇丸将双手手指交叉,摆出一份正经的模样:“比如,宇智波惨案?”
佐助眯起了双眼,兴趣盎然。
“那就要从头开始讲了吧,那个时候你还小,鸣人出生的那年,有过一件九尾事件。”大蛇丸像是在讲故事一般,语速都慢了下来:“正值尸潮来袭,木叶所有人都处于紧张的气氛之中,几乎近亿数的丧尸将木叶围个水泄不通,人心惶惶…”
“宇智波作为木叶警卫部门,每日的巡查必不可少,丧尸的吼叫声整夜不停的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紧绷的状态让他们彻夜不眠。然而那天,木叶的大门打开了。”
“迎接他们的是毫无预兆的,突如其来的尸潮涌入了木叶,九尾失控了。”大蛇丸眯起双眼,饶有兴趣地说道:“九尾系统,是宇智波斑创造的财富,宇智波拥有最高的控制权限,甚至高于火影。深夜的木叶,迎来了最惨烈的一天。坚固的塔城,因为一次意外事故,成了最虚弱的存在。大批的丧尸涌入城中,有些人甚至还没有意识到状况就已经受到了感染。最终,四代目火影陨落木叶半座城变成了废城,原本属于木叶的管辖范围被抛弃。”
“这件事没有写在教科书上,对吧?”大蛇丸看着佐助平静的脸,说道:“是为了顾及一些人和隐瞒真相。”
“宇智波,高层,漩涡一族。”大蛇丸慢慢的说着,语气中带着沉重的压力。
“只是这样?这种毫无内容的东西是没办法让我合作的。”佐助毫不示弱,他的双眼中照应着大蛇丸苍白的面容。
“我不认为就这样你就会心甘情愿的合作。”大蛇丸继续进行着他的讲述:“因为那次事件,木叶进行了大清洗,宇智波被排挤到了最外层,家族开始慢慢没落。权力过大伴随着高层的不满,群众开始不满于宇智波的管制。宇智波就开始拥有判反的想法。”
“宇智波是不安定的一族。”大蛇丸紧盯着佐助细微的表情动作,笑着说道:“二代目火影如此说道。”
“你应该知道宇智波斑吧,那个与柱间齐名的存在。”
佐助微微垂眼,说道:“知道,与一代目火影千手柱间一同创建木叶的人。”
“那他为什么没有留在教科书上呢?那样一个伟人。”大蛇丸勾引着佐助的思想,他的声音中带着蛇的蛊惑。
“因为他是判反的存在。”
手掌愤怒的落在大蛇丸面前的桌面上,佐助怒火中烧。
“你不要拐弯抹角。”佐助警示着大蛇丸:“有话直说。”
“年轻人就是年轻气盛呢。”大蛇丸微微上扬的嘴角和眯起的双眼让佐助十分不爽:“坐下来。”
“你在命令我?”佐助的写轮眼不由自主的暴露了出来,属于宇智波的尊严与威力让大蛇丸不由得想起了鼬,那个强大的存在。
“不,只是请求。”大蛇丸尴尬的笑笑:“我刚刚说到了九尾系统对吧?”
“嗯。”
“那是超智能的存在,可你见过他的主机么?”大蛇丸指着佐助,淡淡的说道:“你见过,几乎天天见。”
佐助皱起了眉头,说道:“漩涡…”
“真聪明。”大蛇丸推开椅子站起了身,淡漠的说道:“我刚刚提到了漩涡一族,他们是拥有丰富查克拉的族人,如今已经没落。”
“漩涡鸣人。”佐助紧盯着大蛇丸问道:“和他有什么关系。”
“历史书上没有记载九尾暴动的原因,是为了让四代目的儿子、给成为人柱力的漩涡鸣人健康成长的机会。”大蛇丸语气轻蔑:“没人知道他是火影的儿子,原本应该接受塔城最好的待遇,却从小被排斥,被辱骂,你没有想过么?”
“因为九尾暴动,就和他的出生有关。”大蛇丸说:“母亲漩涡玖辛奈,是上一代的人柱力。”
“人柱力,是指封印九尾支撑九尾系统正常运转的人,第一代便是宇智波斑,第二代是千手柱间的妻子漩涡水户,第三代则是鸣人的母亲漩涡一族的漩涡玖辛奈。”
“九尾的运转需要大量的查克拉支撑,因此从小鸣人不会灵活运用查克拉,很难做到你们轻易可以做到的课题。”大蛇丸讲述着鸣人的过去,佐助却深有体会。
“因为他要支撑九尾系统的大量查克拉运转,他的出生使得玖辛奈的查克拉紊乱,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
佐助抬起眼,逼问道:“然后呢。”
“四代目的死,就是他造成的。他控制了九尾开启了木叶的大门,他自称宇智波斑。”
佐助突然笑了起来,他感觉到大蛇丸所说的太过荒谬:“怎么可能,他早就死了。”
“万一,他没死呢?”大蛇丸话语一出,佐助脸色渐渐变了,严肃的看着大蛇丸,沉重的说:“话不能乱说。”
“晓计划。”大蛇丸指着佐助的眼睛,说道:“万花筒写轮眼。”
“二者之一,我缺少。”
大蛇丸语气坚定,佐助又问道:“这二者都指什么,森罗万象,晓计划又是什么。”
“永恒,轮回转生。”大蛇丸拍拍佐助的肩膀,说道:“我觉得你可以跟我来亲眼看一下。”
“我研究的试验品你已经交过手了,那不过是失败品。”大蛇丸行走在白色的通道中,脚步声的回音不断冲击着佐助的耳膜。
“我想做到的,不过是接触到真实而已,逃脱木叶也只是因为和宇智波斑一样的原因。”大蛇丸的通道尽头,门悄然开启。
“记得我寄给你的那管原液么?那是宇智波斑的初版杰作,我至今无法破解的难题。”大蛇丸的背影遮盖了实验室的所有灯光,他侧过身,邀请佐助入内。
“这么重要的东西送了出去,不怕么?”佐助跟在后面,问道。
“木叶不是做好的保险库么?为什么要害怕?”大蛇丸微笑着,将木叶说的像是可以随意提取物品的存储地一般随意。
“晓组织拼了命要杀掉我的原因是因为,我拥有了二者之一。”
佐助震惊的看着面前无法让他形容的存在。
那是,千手柱间。
高大的培养器中,一个人被各种各样的管子紧紧的捆绑在其中,紧闭着双眼,黑色的长发在培养液中漂浮着。
“复制品而已,真身还在晓组织。”大蛇丸无奈的叹气,说:“晓组织邀请我的理由是让我研究不可能的存在,最开始我以为那件事不可能是斑做的晓组织的邀请并不是什么可以让我提起兴致的,但我在晓组织看见了斑。”
“被冰封的,永存的存在。”大蛇丸语气中充满期待,“他的细胞活性竟然依旧在活动,修复着自己的身体。”
“因为他接触到了六道的秘密。”大蛇丸摸着巨大的培养管,整座实验室的建设与补给塔的无二,果然那里曾经是大蛇丸的基地。
“我带你去过补给塔了,那里有两座实验室。”大蛇丸自满的笑了起来。
“一座,是晓组织请我去做实验而制作的。”大蛇丸伸出左手,象征着自己的价值。
“一座,是宇智波斑曾经的实验室。”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佐助被他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六道的秘密,晓计划,宇智波斑,九尾。这几个完全没有什么关键性的东西,却隐隐有些联系。
“是了,我拿到了柱间细胞,如果和宇智波的血统重合,迎接我的即是永恒。”
“所谓的二者,就是宇智波和千手?你凭什么这么认为。”佐助提出了疑问。
“千手柱间,拥有对丧尸的完全抗体。”大蛇丸说:“世上,不会出现第二个千手柱间。”
“那宇智波呢?”佐助紧皱起眉头,大蛇丸透露的晓计划看似及其的疯狂,让他觉得这是没有依据的。
“你们觉得九尾是人工智能?不,他不是。”大蛇丸隐隐有些疯狂,“他是六道仙人同等的存在,知晓一切。他告诉了斑何为森罗万象,何为力量。”
“六道仙人,是传说的存在吧?”佐助站立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大蛇丸问道:“你这么肯定他的存在。”
“陨石的撞击地,南贺川。第一批感染源出现了,他们分化成了新人类和丧尸。宇智波和千手两族的交界地,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触摸到了种子,获得了力量。”大蛇丸说道:“临近的两族获得了最强的力量,写轮眼以及强大的体魄。”
两人一问一答,佐助却认为大蛇丸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这和六道仙人有什么关系。”
“一切都是有源头和预兆的,一切都不是突然发生的。”大蛇丸恢复了平静,慢慢解释道:
“六道仙人,便是播种人。”
“宇智波和千手,是种植者。”
“收割者,是曙光。”
是整个世界的进化,斑站在南贺川的水中,看着潺潺流淌的河水,记忆不断涌上心头。
是了,这里是宇智波最早的族地,他为了寻找实验的头绪而来。
陨石留下的巨坑还留在原地,这里草木横生,但却没有任何的人烟,甚至连丧尸都不曾存在。这是因为宇智波撤离时将异变的族人全部扼杀,灭杀了感染的源头。
千手的作法不约而同,河的另一头,便是千手的族地了。
斑穿着略薄的风衣,带着潮气的风让他不禁紧了紧衣领。今天是泉奈死后的第五年,木叶的塔城正在逐渐建设中,高耸的围墙屹立了起来,保护了孩子们。
可他的弟弟,永远都不会醒来了,死在撤离的路上,丧尸尖牙之下。
斑用长刀砍断面前过人高的草木,有些艰难的向前走去,他要去找宇智波族地的石碑,那个被父亲称之为禁地的地方。
他的预感告诉他,那里有可以让木叶变强的办法,可以让丧尸消失在世界上的办法。

宇智波的族地变的破烂不堪,但斑还是轻车熟路凭借着幼时的记忆找到了这片禁地。

石碑被风沙所磨损的不成样子,斑爷从怀中掏出了手帕擦拭着石碑,肮脏的石碑让他的手帕上全都染上了黑色的污垢,斑嫌弃的将手帕丢在一旁,看着眼前的石碑上刻下的字。

那是字?斑不由得怀疑。上面篆刻着他完全看不懂的字体,宇智波的家徽在上面,红色的团扇象征着荣耀。

既然是宇智波,那便试试写轮眼吧。

抱着侥幸一试的态度,斑开启了钥匙。他眼前的世界变的有些不同,小男孩闲散的踩着石碑,玩味的够着自己的长发。

意识到斑看得见他之后,尴尬的跳了下来。

神社和妖精,斑觉得不可思议。小男孩有着九条尾巴,穿着白色的袍子,站在一旁。

“等你很久了,宇智波。”

声音沙哑低沉,斑被震惊的说不出话。这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交流,可爱的小男孩竟然有着老男人的嗓音。

“等我?”斑蹲了下来,让小男孩可以平视自己的眼睛,做到平等对待。

“我叫九喇嘛,与石碑共存。”九喇嘛微笑地说道:“你要带我出去,我就告诉你六道的秘密。”

第二章 [音隐塔城]完

评论

热度(18)